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18章南庄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又过了五日,陈七一大清早就跑到了七弯巷,想找陈七去婉君阁复诊,然后见惜文一面。

    清筠开的门,看到是陈七,美瞳噙怒瞪着他,似只炸毛的猫儿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央及的......”陈七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他想到上门登门,清筠开门之后,看清是陈七,立马拿了门栓要打他;然后陈璟的大嫂瞧见了,随手抓了根擀面杖快步走过来,一副要拼命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架势,陈七都唬住了,站在门口愣是没敢迈进来。

    哪里是大族女子?比乡间泼妇还要狠。

    后来陈璟出来,才解除了误会。

    这是陈七这个月的第三次登门。

    和前两次一样,清筠看到他,跟见了世仇般,凶狠盯着他。

    陈七迈进门,都感觉后背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太凶了,陈七想。这么凶的女人,还是留着折腾陈璟的哥哥吧,陈七不想再要了。他对清筠的那点小心思,随着这几次登门,也消弭殆尽。

    “末人,你怎又来了?”陈璟的大嫂正在晾衣裳,看到陈七进来,语气冷冷的,“伯祖父让你不准登门,你三番两次这样,难道要我再去告状?”

    “别啊嫂子。”陈七告饶,“我来寻央及的,不是来捣乱的。央及呢?”

    陈璟提水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陈璟的大嫂李氏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她知道陈七不是来找事的。陈七这几次来,态度挺不错。哪怕他真的是找事,去旌忠巷那边告状也未必管用。旌忠巷那边,是大老爷当家,陈七又是大老爷的心头宝贝,最多不轻不重骂他几句。

    上次是陈七把陈璟差点打死,李氏闹到了家庙,惊动了年事已高的老太爷,才给陈七下了重罚。

    不是要死人的事,李氏也不敢去麻烦老太爷。

    对陈七,李氏还真没法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陈七最近这些日子,找了陈璟好几次。

    每每李氏问陈璟,陈七找他什么事,陈璟总是敷衍,说什么借书。

    陈七最恨读书,李氏一听就知道是撒谎。李氏只是大嫂,又不能把陈璟当儿子一样提耳逼问,心里担心陈璟,也不能打骂,为此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嫂子,央及呢?”陈七问了一遍。李氏和清筠都不理他,只是在晒衣裳。

    湿湿的衣裳抖开时,水珠四溅。清筠故意把水往陈七身上甩,好些水珠甩到了陈七脸上,陈七只得退后好几步。

    他颇感不快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别说一个丫鬟,就是他的嫡母都不敢如此轻待他的。

    但想到陈璟能带他去见惜文,这不快也要忍下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,清筠又去开门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的是陈璟。

    “央及,央及,你回来了!”陈七连忙上前,帮陈璟提一桶水。

    呵,好沉。

    这么沉的两桶水,陈璟从玉苑河边提回来,居然面不红气不喘,陈七微微吃惊。陈七又想到,上次陈璟在他腰间捏一把,他就疼得差点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原来并不是侥幸,陈璟的手劲过人,是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七哥,你怎么早,什么事?”陈璟把水往水缸里倒,轻轻松松的。

    陈七也跟着学样,结果举不到水缸边上,就把脸憋得通红,手臂发颤,水泼了一身,把件宝蓝色销金云纹团花直裰弄得半湿。

    陈璟笑了笑,道:“还是给我吧。我辛苦提回来的水,被你撒了半桶......”他从陈七手里接过水桶,又轻松举起倒入水缸。

    陈七有点尴尬,咳咳拍了下陈璟的肩膀:“你小子,有几分力气。”

    陈璟笑笑,又问他:“七哥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七知道陈璟去婉君阁治病的事,一直隐瞒着他嫂子,自然也不会当面拆穿他,把早已想好的借口说出来:“后天是二哥房里的小四儿周岁,家里宴请女眷,二哥请男客去南庄玩。二哥让咱们兄弟帮忙准备,我邀你一块儿去。”

    二哥陈瑛,去年立了侧室,生了个儿子,是他的第二个儿子,在旌忠巷家族“文”字辈排行第四,所以陈七叫“小四儿”。

    后天是小四儿满周岁。

    古时周岁是大礼,家里需得宴请。

    这件事,陈璟的大嫂知道。昨日,陈璟的大嫂去买了两只金镯子,准备作为贺礼,六分重一只,花了十二两银子,清筠心疼得要哭了。

    得了此子,二哥是很高兴的,故而把男客们请到南庄去玩。

    南庄是陈氏的家产之一,是南郊一处临水的庄子。曾经是老太爷避暑之地,故而构建十分华美,算是陈氏最拿得出手的产业。

    也只有二哥能用,连陈大老爷想要借来宴请,老太爷都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璟点点头,然后问他大嫂,“家里今日有事么?若是没事,我就跟着七哥先过去了,免得二哥多等......”

    大嫂秀眉轻蹙了下。

    假如陈璟真的是去南庄帮忙,李氏是同意的。

    陈二陈瑛在陈氏子弟中地位高,在望县也广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