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9.就这点觉悟,还想着杀我?你是有多瞧不起我?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楚云逸在祁悠然不知道的情况下,将她推上了凶手的位置。此时才察觉到在他身边是有多危险也无济于事了。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要充当多少次杀人凶手,祁悠然沉默着没说话,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对方就只派来那几个人吗?要不要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出祁悠然是有意想要支开自己,楚云逸意味深长的一笑,说了句“你先穿衣服吧”之后,就真的离开了房间,给了祁悠然思考以及安静的空间该。

    楚云逸走后,祁悠然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,走出房门,来到对面的房间看了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,全都是一招毙命的。

    真是干净利落的身手……祁悠然赞赏的在心中想到,这一层似乎就只有她和楚云逸两个客人,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的。不然经过刚才那么一遭,人早就吓的跑出来了才对蹂。

    顺着楼梯走下去后,祁悠然在下面看到了楚云逸。他正在和店家低声说着什么,祁悠然站在楼梯的拐角处没有过去打扰。

    那店家听完楚云逸的话后,一脸恐惧的连连点头。楚云逸满意的笑笑,回头看向祁悠然,问:“想吃什么?直接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人是铁饭是钢,祁悠然不想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,就痛快的说了。

    下了楼,祁悠然来到客栈门口左右看了看。街道上还是有行人经过的,里面发生的事情影响不到任何人。祁悠然看着每一个经过自己面前的脸孔,是去识别他们哪一个会是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就没有这样的好待遇了。”楚云逸不知何时来到祁悠然的身后,“至少还要三天才能有地方住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祁悠然本也不是什么娇贵的大小姐,夜宿荒野这种事她做的多了。

    站了一会儿,等店家过来声音颤抖的告诉他们,说饭菜已经做好了后,祁悠然才返回到客栈里。吃了些东西,祁悠然觉得有些累,换了身上的药,刚想躺下休息,就看见楚云逸端着一碗药来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祁悠然皱着鼻子看着那碗,问“不喝不行吗?”,楚云逸给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无奈之下,祁悠然只好等药稍稍凉了一些后,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算是舒服的睡了个好觉,第二天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祁悠然就跟着楚云逸出发了。路上分外警惕,不过却没遇到什么敌人,晚上如楚云逸所说的那样,两人是在荒野中渡过的。围着火堆坐着,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一时无言,却也不觉得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祁悠然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,扔到了正仰头望天的楚云逸身边。“睡不着的话,不如和我说说那两个孩子的事情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告诉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儿子像我,女儿像你,其他的自己想象。”

    楚云逸描述的太笼统了,祁悠然甚至觉得他压根就是在敷衍自己。儿子像他?那得闷***成什么样子,她怎么可能生出那种孩子来?

    祁悠然冷哼一声,没把楚云逸的话当回事。扯过毯子躺下去,天一亮两人就都不约而同的醒来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祁悠然其实是觉得楚云逸挺有意思的,她肯跟着楚云逸这么吃苦也不是没理由的。楚云逸身为君王,却不愿享福跟着大部队一起走,如果不是他闲的蛋疼想尝尝人间疾苦,那就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的。祁悠然很好奇在回去的路上会发生什么,途径北冥,已经做好打算吞掉那个国家的楚云逸,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吧?

    祁悠然没把心里的心思说出来,只是默默地观察着楚云逸的一举一动。就这样,三天的艰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,终于又见到了人影。楚云逸应该是在这里有什么接应的对象,所以他一进程就在扫视着人群,最后把目光锁在了一名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楚云逸在看见那女子的时候有些意外,因为祁悠然很清楚的看到他眸光一闪之后皱了眉头。能让这男人皱眉头的人和事不多,所以祁悠然也仔细的看了看那女子,不得不说,长得不赖。

    女子在见到楚云逸之后表现的格外开心,笑着就冲他走了过来。祁悠然稍稍和楚云逸拉开一些距离,还在想要不要再离的远一些,以免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话,因为那女子脸上开心的神情,真的是不太像奴才见到主子时应该有的,倒像……像是见到了个她盼了好久的亲人一样。

    祁悠然觉得自己的心有点发木,说好受又不好受,说疼、又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“悠然!”

    </p

    >

    女子的声音让祁悠然愣住了神,只见她径直从楚云逸的身边经过,然后跑向了自己,完全无视了楚云逸的存在。倒是楚云逸,扯住了她的衣领,动作有些粗鲁的把她给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!”楚云逸表情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“悠然悠然!”女子的视线依旧在祁悠然的身上,她挣扎着,却无法往前走一步。最后没办法,她只好先放弃,打算先应付楚云逸这个难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实在太没意思了,所以我就跟踪你的属下找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卿和萧子缃知道这事?”楚云逸看着苏墨瞳,很是无奈。这两个女人凑到一起,可真是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怎么不知道!没他们的允许我可能出来吗?”苏墨瞳回答的干脆,一点儿都不惧楚云逸的盘问。“再说了,我来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,你说对不对悠然?”

   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转头看向了祁悠然,并且询问着祁悠然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悠然一个人孤苦伶仃的,没人陪着肯定无聊,所以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讨好的冲着祁悠然笑,可却得不到祁悠然什么回应。所以她傻笑了一会儿后,尴尬的收回了笑容,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她失忆了。”楚云逸看了眼垂头丧气的苏墨瞳,对她说:“既然来了,就老实点,不然就派人把你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失、失忆?”苏墨瞳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不过很快她就相信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顾楚云逸的阻拦,苏墨瞳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祁悠然的面前。睁大眼睛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祁悠然,问: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连他是谁都不记得,应该记得你吗?”祁悠然反问。

    苏墨瞳看了她片刻之后,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“你真是,太有意思了!”苏墨瞳无限感慨的叹道:“早知道一开始我就跟着你出来了!”

    苏墨瞳打开了话匣子,那么久没见到祁悠然,自然有很多话要说。祁悠然面对着这个自来熟的女子还有些不自在,不过好在很快她就被楚云逸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人在哪?”楚云逸问装傻的苏墨瞳,“你不是说,是跟踪他们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苏墨瞳目光闪烁,实在是躲不过了就只好说了实话。楚云逸听后表情立刻就变的阴冷不堪,不过也不能怪他,因为苏墨瞳已经把他安排在这里的人全部给支走了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楚云逸厉声叱道,吓的苏墨瞳一缩脖子,老老实实的站在祁悠然的身边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的现在就马上给朕怎么回去!”楚云逸大步走到祁悠然旁边把她拽了过来,苏墨瞳听完他的话连连点头,赶紧和楚云逸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“你要他们做什么,告诉我,我给你去做不就行了嘛?”苏墨瞳有点可怜的对楚云逸说:“我现在不能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这时候还真的希望祁悠然一切都记得,那样她好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楚云逸一副要杀了自己的样子。祁悠然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苏墨瞳一番,虽然苏墨瞳看起来很害怕楚云逸的样子,不过从她的眼神就能看出来,她十分肯定楚云逸是不会把她怎么样的,就像一个闯了祸的孩子,知道会受惩罚,但也知道自己不会被打死,所以她也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走了的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这么信赖楚云逸?祁悠然不由得对苏墨瞳的身份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能回去。”见楚云逸无动于衷,苏墨瞳继续哀求。“而且我留下来也有好处的,我会帮你照顾悠然的。”

    凡事牵扯到祁悠然,就定会有转机。苏墨瞳早已看透一切,于是抓住祁悠然这根救命稻草不放,最后果然如愿成功了。

    楚云逸走在前面,苏墨瞳就要挽着祁悠然的胳膊在后面走。祁悠然的身子往旁边一躲,让苏墨瞳抱了个空,对上苏墨瞳失望难过的眼神,祁悠然解释道:“胳膊受伤了,所以……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?谁伤的你?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碍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伤的了你,这人肯定不一般。”苏墨瞳若有所思的嘀咕着:“难怪楚云逸脸那么臭,原来不是我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很会自己给自己开脱,祁悠然喜欢她的乐天派,于是也就笑笑没再打击她

    。紧跟着楚云逸的脚步,三人来到一家客栈之后,楚云逸安顿好两人就率先离开了。看来苏墨瞳的胡闹,真的是打乱了他的计划,所以他得重新安排才行。

    楚云逸走后,苏墨瞳终于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怕他,怎么还来找他?”祁悠然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找他?我才没那么闲好不好。”苏墨瞳冲天翻了个白眼,说:“我是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祁悠然更加奇怪,她和眼前的这个女子,关系有那么好吗?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以后,郁静的情况就一天不如一天,似乎也是因为你的关系。悠然你都不知道,那些日子楚云逸的脸有多臭!满朝文武大臣,凡是见过他的,就没有不害怕的!郁静到现在应该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,不过见你没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好像忘了祁悠然已经失忆了的事情,一股脑的和她说了很多事情。到最后,才说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其实我出来也不完全是因为要找你。”苏墨瞳低下头,声音也小了许多,这让祁悠然知道终于说到重点了。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眉尖一挑,眼神古怪的看着苏墨瞳,问:“我的?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。”苏墨瞳抬起头来,苦恼着看祁悠然,说:“可我还没想好要这个孩子,所以我就学你,离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离家出走不是个好的解决方法。”像她,走了那么远最后还不是被楚云逸给抓回来了?“不想要就不要,又没有人逼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到子涵和子轩两个,又想要个孩子玩玩,所以就很纠结,想问问你当初你在知道自己怀了身孕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感觉?谁想到……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瘪了瘪嘴,也不知是在可怜自己还是在可怜祁悠然。往祁悠然的身边靠了靠,苏墨瞳摸了摸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你瘦了好多,出去这段日子,肯定不好过吧?子涵天天哭着喊着找你,嗓子都哭哑了,看的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的心突然就不好受了起来,虽然她也不知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知道你和皇上之间发生了什么,可是悠然,我就没见他对谁那么好过。所以悠然,你就原谅他吧,不要再走了好不好?你不在京城,我都觉得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墨瞳自动的把一切责任都归结到了楚云逸的身上,向着祁悠然的态度明显的不得了。祁悠然哭笑不得,愈发觉得这女子单纯。当然,这也有可能是假象,不过如果她真的是装的,那么祁悠然真是要夸她一句,演技相当不赖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?”祁悠然主动询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着……”苏墨瞳有些苦恼的想了想,“忘了,反正应该有一个月了,我听人说,不想要的话这个时候打掉是最好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最好的,不过你真的确定不准备要这个孩子?”祁悠然觉得像苏墨瞳这样心思单纯的人,很有可能会因为脑子一热,而做出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来。“还有,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了的?这种事情你既然都知道了,那么你的家人,真的会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苏墨瞳想了想祁悠然问出的这一连串的问题,然后一个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因为不确定,所以才会想要来找你啊。”苏墨瞳可怜兮兮的看着祁悠然,说:“你那时候是和楚云逸分开后才生下的孩子,所以我想你肯定也曾经犹豫过要不要生。我怀孕了的事情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因为我是在外面的时候偶尔发现的,是外面的大夫给看的,家里的人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祁悠然忽然一笑,对上苏墨瞳不解的视线,视线瞥了瞥门外的方向。

    祁悠然的话音刚落,房门就被推开了,然后楚云逸走了进来,吓的苏墨瞳又是浑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,是萧子缃和苏卿同意你出来的?”

    楚云逸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墨瞳问,把苏墨瞳问的躲到了祁悠然的身后,还是不肯罢休。就在苏墨瞳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,眼看着就要被楚云逸叫来的人抓走遣送回去的时候,祁悠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我们也要回去的,就让她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开了口,苏墨瞳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猛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反正都要回去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