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章 师命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王非子细细把事情说了出来,原来白天湖海派的一个女长老无意中见到王非子,看出她修行的气有些基础,问了她修行的时间后很吃惊,就让她当弟子,王非子当时没有答应,那女长老也没有不高兴,让她考虑一天,天亮的时候给答复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。”恒毅很为王非子高兴,他们这些师兄弟里,那几个天资算不错的本来都不该埋没,尤其是王非子,当杂役真是在浪费时光。

    “大师哥,我们都还当自己是三元派的人呀!再说副掌门是湖海派的人杀的,心里都恨他们,就是知道打不过没办法才呆着,这要答应了,就觉得真成湖海派弟子了……”王非子说出心里的犹豫,眼巴巴的等着恒毅给个主意。

    恒毅笑着抚摸王非子的头发,突然觉得她比自己更像孩子,当初刚到山谷的时候王非子什么都会做,除了修炼都不用人教,还做的比别人都好,都快,懂的外面的事情也多,恒毅当时总觉得她像个大姐姐,常问她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非子,咱们有恨那没错,但恨有对有错,你不也说过村里有个人,跟另一个人有仇,有天冲动把别人老婆孩子都杀了的事情吗?杀二师父的人是李华,不是湖海派本来的意思,要不然当时在山谷就会把我们都杀了。因为一个李华把湖海派整个恨上那是不对的恨。你也说,现在管你们的师姐人挺好相处,推想别的湖海派的人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王非子心里的乌云散尽,脸上露出了笑颜,连连点头说“大师哥我知道了,李华一定记着,将来咱们有机会非报仇不可!”

    “快回去吧,让好事之徒看见得说我们阴谋勾结,图谋不轨了。”恒毅解开了王非子的心结,把她欢欢喜喜的送走。

    恒毅觉得将来有机会再告诉大家李华的事情,以免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恶狗师兄骂骂咧咧的催促他们起床。

    “一群懒猪!快起来干活!再不起来今天就不让你们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恒毅带着一群师弟喝了些粥,扛着斧头,拿上采集刀进了山林。

    湖海派制作法符的主要材料是木头,把木头融成浆,加些别的东西进去,就变成一层层很难撕坏的纸,寻常没有法术力量的利器都无法斩破。仙山上的树木生长的速度特别快,砍断的树只要七天就能够长起两人高,两臂粗。

    每日的砍伐树木都是必然的工作。

    恒毅带着身强力壮些的师弟们负责砍树,其中几个是练出了真气的,力量强,耐力久,小半天功夫就能把一天的木材份量砍足,再帮着采集药材,然后清理他们负责的一片区域卫生。

    这些天总是早早完成了工作,恶狗自己也因此清闲,本来该高兴有这样一群得力师弟,偏偏他看着恒毅一群人就讨厌,本身也是个充满牢骚怨气的人。

    搬运木头的时候,恒毅的一个小师弟脚下打滑,粗木滚落坡下。

    恶狗一跳到他身边,抬脚把他踹的坐倒地上。“你们这些三元派的乞丐!湖海派好心收留你们还不加倍感恩的干活!看我怎么收拾你——”说着,又一脚照那十三岁的男孩脸上踢过去,那孩子只是寻常人身子骨,早被吓的说不出话,性子本木讷,求饶都不懂。

    眼看一脚要踢中,恶狗眼前一花,腿被闪身挡在面前的恒毅一把拿住。恶狗哪想到这群每日被他随意辱骂的乞丐般的家伙还敢反抗?愤然要抽回腿,却怎么也收不回来,气怒下就那么抬着一条腿竭力站着使劲挥舞双拳去打,边挥舞拳头边骂咧“你这破乞丐!还敢还手?老子一生气随便施法就能把你们全打飞了……快放手,放手!再不放手老子要你命!”

    恶狗使劲挥拳也够不着,恒毅没什么表情看着他胡乱挥拳,突然撒手轻推,恶狗顿时后退不止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“你、你——”恶狗站起来还想动手,却见恒毅一跺脚,地上一块石头顿时成了粉碎,立即吓的不敢上前了,他管这种差事本来就是派里资质最差的,本来突破人尊境界就无望,又缺乏勤奋积极,混不了多久就等着回家,哪来多少本事?

    “恶师兄,你管教我们当师弟的,责骂没什么。但门规没说过当师兄能随便殴打师弟,木头掉了我们捡回来就是,绝不耽误了今天的活计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小乞丐头子,别以为练过两天就了不起,敢对老子动手!你等着,看我找人来教训你——”恶狗爬起来就跑,一路大呼小叫。“三元派的小兔崽子们造反啦,造反啦!”

    “大师哥,都怪我,我今天不知道怎么有点发晕,刚才一不留神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都干活,让他叫嚷。我们真停下来了旁人还会当真。”恒毅招呼一众师弟们继续干活,自己飞落下去抱起那根木头上来,又喊了个在采集药材的师弟。“他身体不舒服,今天你辛苦些替他扛木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那师弟没二话的扛起木头就走,那个身体不舒服的师弟拿着采集刀忙不迭的钻进林子,嘴里犹自喊叫道“大师哥,下回我不硬撑,不舒服就早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该这样。”恒毅回了句,继续负责接别的师弟砍倒推下来的一根根木头,轻放在等着的师弟肩膀上。

    恶狗大呼小叫,喊来了八个相熟的湖海派弟子过来,看见一群人还在各忙各的,愤然推倒了个搬木头的人,把那木头一脚踢滚落山坡,冲着恒毅叫嚣道“乞丐头子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恒毅接住木头,叫了个师弟替代自己的工作,让其它人继续干活,一个人站到恶狗面前。

    恶狗叫来的几个人不屑的打量了他几眼,他们压根没把恒毅放眼里,恶狗资质平平又太懒惰,不过人尊一层的本事,那就是个勤奋用功天资中等的湖海派弟子入派三、五年的实力,收拾恶狗根本不算什么。“三元派的臭小子不服气造反是吧?你当湖海派是什么地方!咱们李华师兄随随便便就把你们狗屁副掌门人杀了,你个小王八蛋还想在湖海仙山兴风作浪?跪下认个错,恶师弟也就饶了你,不然——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师弟不小心把木头弄滚了,恶师兄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打,我帮忙挡了一下,请各位师兄明鉴。”恒毅不卑不亢的姿态,在那几个人眼里,就跟张狂没区别,其中一个人当即闪身出来,愤然一脚照恒毅脸上踢过去。“臭小子还诡辩……”

    恒毅身体不动,微微偏头,这一脚就落了空,他踏前两步,攻击的那人的腿被他肩膀驾着,踮脚跳了两步才稳住姿势,险些摔倒。“还敢还手?”那人愤然旋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