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章 买卖不成仁义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不过陈掌柜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,白晨撞了狗屎,不然的话凭什么可以猎杀的了一头离狼。

    陈掌柜也听说昨日渊龙被离狼咬伤的消息,所以他推断,肯定是渊龙拿命拼来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狼皮可是带血的,一辈子也猎不到第二张。

    “白兄弟,普通狼皮二两……”

    陈掌柜话没说完,阿呆立刻激动起来,普通狼皮正常最多也就一两,陈掌柜给出二两的价钱,果然相当公道。

    连连给白晨打眼神,让他点头。

    白晨微笑的看着陈掌柜,似乎没有看到阿呆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离狼皮二十两,白兄弟,你看如何?”不过陈掌柜后面的话,就让阿呆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张这么漂亮的离狼皮,居然只值二十两,在阿呆的想法里,三十两都嫌少。

    “陈掌柜,这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,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。”陈掌柜眉头一拧,瞪了眼阿呆,阿呆脸颊一僵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山里人,阿呆过活基本都要靠陈掌柜,所以不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不过眼睛不断的转悠,使劲的给白晨打眼色。

    “陈掌柜真是实在人啊,这两张皮就卖个你了。”白晨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掌柜心头更加确定,果然是傻子,连讨价还价都不会,吃了亏还一脸傻笑。

    “那这堆狼骨……”陈掌柜的心思不禁活络起来,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。

    白晨拍了拍包裹:“二十两银子,全都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掌柜眉梢微微皱起,二十两,比想象中的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,这张离狼皮二十两就拿下了,一转手就是翻倍的赚回来,也就不再计较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就二十两,白兄弟是个爽快人,老夫也不多说,来人,给白兄弟领四十二两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阿呆眼睛看直了,不过也没多表示什么,白晨拉着阿呆出了店铺,阿呆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白兄弟,我说你啊,那陈掌柜明显就是在坑你,那张离狼皮三十两都是往少的说,三十五两清水镇大把的人抢,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?”

    白晨咧嘴笑起来,知道阿呆是为他好,而且这一路下来,阿呆也颇为照顾。

    也不多说什么,随手将二两银子塞到阿呆手中:“阿呆大哥,多谢你照顾,小弟心领了,不过我虽然亏了,不过也没让陈掌柜的赚到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钱我不能收……”阿呆嘴上是这么说,可是看着银子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二两银子啊,一年到头能赚多少个二两啊?

    几番推辞后,在白晨的坚持下,阿呆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了银子。

    收了银子后,阿呆就显得更热情了。

    陈掌柜心情大好,目送着白晨与阿呆出了店铺,这才转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伙计突然大叫起来:“掌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这么毛毛躁躁的,教了你多少次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陈掌柜话没说完,下半句已经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,脸庞憋红了,吼出一句:“那……那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陈掌柜这叫一个气,差点就要怒火攻心,伙计手上捧着的袋子里,哪里是离狼骨,全都成粉了,回头再一想之前白晨的动作,又是拍又是捏。

    原本陈掌柜也没往心里去,此刻再细细想来,分明是那小子吃了亏,嘴上不说,暗地里使坏报复。

    陈掌柜心里那个痛啊,这离狼骨如果是完整的,拿来制作武器甲胄,少说也能多赚几十两。

    如今这粉末哪怕是卖给药铺,怕是只值两三两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我们去找那小子算账!”

    “算账?我们收了货没有当面确认,现在回过头想找他麻烦,你以为他会认吗?”

    陈掌柜知道,这亏算是白吃了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凭这两手,就算领着几个伙计去,那也是白送的。

    单单只是想一下,随手能把坚硬如石的离狼骨捏成粉,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离狼骨的亏虽然让陈掌柜心痛,可是更让他后悔的是,居然没看出白晨的深浅,只当是个没见过市面的山里人。

    如今是吃了亏又得罪了人,以后就算再见面,也不会有什么甜头了,陈掌柜心里那叫一个悔。

    白晨就是这样的人,损人不利己,你让我吃亏,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街上依旧人流拥挤,街边两侧杂七杂八的摊位,不断的叫卖拉扯着客人。

    一书摊前的青衫老头突然拉住两人,鹤发白眉,面容红润,眼睛里闪着几分睿智。

    “两位两位,留步!”

    “干啥?我不认字。”阿呆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情景,对于老头的拉扯也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那这位小兄弟……”

 &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