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十六章 逆徒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也是为师命大,等死两天后,血腥味却引来了一只沉睡于附近的魔尸,它要吃我,却被我炼化了一身魔气,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,但无论如何,我经此一难,一身修为毁去了大半,更是再也无望寻找灵药袪病了,只好就拖着伤病之躯回到了青丛山。我本打算就此了却残生,只是这大病仙诀的传承,却不愿它断在我手上,因此这才有了你我后来的渊缘。”

    “大病仙诀,乃是为师年青时,在一处破损的仙殿遗址之中得到的传承,其中就包括了大病仙诀、大病令以及一幅九天十地仙魔图。大病令且不说,似是一件残缺道兵的碎片,而大病仙诀与魔图,特点却正好相反,大病仙诀乃是修炼之法,可以汲取别人的病气,炼化病丹来修炼,而九天十地仙魔图,却是一个极其阴邪厉害的法宝,为师一直都不敢炼化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天十地仙魔图……?”

    孟宣不由一怔,他只得到了大病仙诀与大病令,却并未见过这副魔图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还记得,在你认识我之后的第二年,曾有人来青丛山访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两人,一位是北斗仙门的大长老瑶仙琴,一位是北斗的真传弟子之首,红丸仙子……她的另一重身份,其实就是我曾经救了的,先秦遗孤,秦蒹葭……”说到这里时,病老头顿了顿,脸上的表情似哀似叹,颇为落漠:“为师也没想到,事隔五年,她又一次出现在了我面前,此时她已经炼化了那株九命还魂草,病完全好了,更有八道神光庇护,真如一个小小的仙子一般……她也长大了,婷婷玉立,与当初跟在江湖中风雨奔波的小女孩大不相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见到我之后,她便跪在我身前,痛斥前非,为师见她哭的真切,也就原谅了她,心想她当初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,惧怕死亡,才抢了九命还魂草,那也可以理解。只不过啊,为师还是小看她了,这个女孩,实在是……”病老头顿了顿,才轻轻道:“……实在是可怕!”

    沉默了良久,病老头才轻轻续道:“为师还是小看她了,她痛哭过后,便向我哀切恳求,说希望我能将那副九天十地仙魔图还她,我一时愕然,不知她为何会这么说。也就在这时,那北斗的大长老瑶仙琴,便冲我叱骂,说我无耻之极,以救人为由,私吞了一个小女孩儿父王传下的宝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初时不解,后来才知道,她对瑶池大长老瑶仙琴说,那幅九天十地仙魔图,乃是我在她小的时候,从她身边盗取的秦王先帝留下的遗宝,那瑶池长老便也信了,专程带她来青丛山讨还宝图……瑶长老说,我盗取自家徒儿的宝图,无耻之极,她本欲将我斩杀,还要将此事公布天下,让世人瞧瞧我的嘴脸,只是,红丸替我向她求情,她又看我已是必死之人,不劳她动手,也活不了几年了,这才准备给我这将死之人一个机会,我只要将图交出来,便将此事遮掩下去,给我留个清名,否则,不但要将魔图拿走,还要毁了我们青丛山基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孟宣气的怒发欲狂,万万没想到,事情还有这般内幕。

    病老头轻轻摇着头,似乎似乎即便是他,在想起了这段往事时,也忍不住忍起了一丝怒意:“以瑶池仙门的实力,我们青丛山是万万抵挡不住的,为师那时候更是因为病重,一身修为去了大半,不是她们的对手,没奈何下,为了保住仙门,我便将魔图给了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病老头脸色平淡,但孟宣却听得紧紧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当初闻名仙门的奇才专程到青丛山拜访病老头,求问仙理,真可谓是震惊了整座青丛山,就连他也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,却没想到,这位震惊天下的奇才,竟然就是自己那没见过面的师姐,而且她,在背叛了师尊之后,竟然还有脸再去青丛山威逼利诱,抢夺魔图。

    “唉,为师此番留言给你,共有两个目的,第一,希望你修为有成之后,能够找到你师姐,将那幅九天十地仙魔图拿回来,她天生道胎,又有魔图在手,你即便是修炼了大病仙诀,可能也不是她的对手,所以若无必要,万万不可与她争执,只不过,这件事却也必须得做,那魔图实在太过邪异,依她的性子,肯定会利用它做一些事,若是惊动了一些强大的仙主,到时候别说是她,就连你,以及我们青丛仙门,都会被人顺藤摸瓜找出来,统统灭杀……”

    病老头的神情郑重起来,叮嘱道:“当年我得到这门传承的那处仙殿,就是因为使用九天十地仙魔图,露出了马脚,才会被人一举覆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二,就是我们这门传承,为师修炼了一世,无论如何,都感觉这是一门玄奥的仙法,与世间邪道之人修炼的魔功不可同日而语,因此心里百般不解,为何这样的一门仙法却会被人称为魔功,甚至于一旦修炼这门仙诀的传人被发现,立刻就会有大能出手覆灭……如果你日后修行有成,我也希望你能够将真象找出来,到时候来我墓前祭拜一番,我也就瞑目了!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这两件事都不容易,你师姐性情阴鸷,加之天赋奇才,实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